首頁|評審專家登錄|被提名人登錄

首頁  >  新聞中心  >   樹蘭動態

推動中國醫學學科的

發展和人才培育

聯系我們contact

0571-87231858

歡迎致電樹蘭基金

樹蘭動態

鄭樹森院士眼里的MDT價值

2014-10-27

      MDT的形式是多個學科的專家坐在一起看病,對于患者來說,能夠獲得規范化、個體化的治療方案,提高療效,改善預后;對于醫院來說,則能增強專科件的交流,促進專科間的合作,提高臨床診治水平。 

      在MDT(多學科協作)的時代背景下,現代醫學將會有怎樣的前景?10月24日,在由健康界聯合中國研究型醫院協會共同舉辦的第三屆中國醫院臨床專科建設院長峰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鄭樹森教授就“MDT與現代醫學的發展”這一話題進行了權威解讀。


  MDT是醫患雙贏的結果

     “MDT實際上是一個醫患雙贏的結果。”鄭樹森表示,MDT作為臨床多學科的工作團隊,是針對某一疾病進行的臨床討論會,從而有計劃地制訂出規范化、個體化的治療方案。比如,以前患者是一個科看好之后再看下一個學科,一個病看下來得花上個把月。MDT的形式則是多個學科的專家坐在一起看病,對于患者來說,能夠獲得規范化、個體化的治療方案,提高療效,改善預后;對于醫院來說,則能增強專科間的交流,促進專科間的合作,提高臨床診治水平。

      鄭樹森院長表示,就浙大一院而言,今年1~9月份就共做了1744例MDT,有近30個專業的120余位專家參與了工作。浙大MDT的開展也有著非常嚴格的流程,首先是要由科室討論確定,完善相關檢查,提前24小時向醫務部提交申請,經過醫務部審核同意并簽署知情同意書后,再組織開展,最后還要定期反饋MDT的診療效果。


MDT在攻克H7N9時發揮了重要作用

      專科化與亞專科化已經成為現代醫學發展的趨勢,只有強的亞專科才能很好地開創MDT。浙大一院包括內科學和外科學這兩個國家重點學科,以及22個國家臨床專科重點專科,在開展MDT方面有著非常強的優勢。
      其實,浙大一院的多學科模式早在20多年前就已經開始了。“那時我在香港大學發現,他們每次查房的時候,肝膽內科、消化科、影像中心等學科都會參加,然后一起討論結果,為每個病人的治療都恰到好處。所以我從香港回來就開展多學科模式了。”鄭樹森院長介紹,20多年來,浙一醫院一直堅持每周一次院士查房MDT討論,把影像、介入、化療、肝移植等學科在一起進行多學科討論,提高醫療質量。今年9月,鄭樹森院長主刀的浙江省首例達芬奇機器人手術的順利完成,讓外科手術跨入了“機器人時代”。
       MDT模式的最佳頂層設計,就是協同攻關了H7N9禽流感。鄭樹森院長說,2013年H7N9禽流感在國內大爆發,通過與浙江大學、清華大學等四所高校共同成立的感染性疾病診治協同創新中心的MDT,從收治第1例H7N9患者到第40例,僅用了短短的28天時間,不僅將死亡率降到最低,還成功研發出我國首個H7N9禽流感病毒疫苗株。MDT的科研成果還分別發表在了《柳葉刀》、《新英格蘭醫學雜志》、《Nature》等國際權威醫學雜志上。


越來越多的中國醫生成為RisingStar


      MDT的人才是具備高超的醫術、頂尖的科研能力、一流的教學水平以及流暢的外語交流能力的復合型人才,這需要通過MDT的培養才能得到。在鄭樹森院長領導下的浙一醫院,主要通過設立“樹森·蘭娟院士人才基金”、開展新模式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落實“三基三嚴”等方式,打造國際認證的高級住院醫師培訓基地。

       2011年9月21日,醫院的普外科和泌尿外科獲得英國愛丁堡皇家外科學院和香港外科學院的聯合認證,正式成為其高級培訓基地。鄭樹森院長介紹,只要在這里培訓過,并順利通過考試的人,就可以拿到英國皇家的院士。除此之外,醫院還接受了來自美國、德國等國際上專科醫生的進修培訓,同時也重視對本院年輕醫師的培訓,選派優秀人才赴國際著名大學訪問培訓。很多年輕醫生經過培訓都走向了世界,成為“RisingStar”。


杭州標準引領了肝癌肝移植國際標準的變革

      “在當前醫患關系這么緊張的情況下,我覺得MDT是可以解決糾紛,提高醫患關系的關鍵所在。”鄭樹森院長認為,MDT的目的是要為患者制定最適合的治療方案,避免過度治療,減輕患者痛苦,自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一環矛盾。他舉例,在過去,一個肝癌患者到醫院以后,有可能被分到放療科、介入科、消化內科、肝膽內科等不同的科,每一個科采取的治療手段都不一樣。而通過MDT以后,就選擇一個最恰當的治療方案,是先手術還是先介入,先射頻還是先肝臟移植了。

      肝癌肝移植的治療是浙一醫院的一大優勢。醫院于2008年制定并發布了更符合我國國情的肝癌肝移植杭州標準,較以往的米蘭標準、UCSF標準等標準,它將肝癌肝移植的獲益人群安全擴增了52%,且術后5年生存率高達72.5%。杭州標準引領了肝癌肝移植國際標準的變革,它被國際同行認為是“肝癌肝移植受者選擇標準的重要分水嶺”。全球最大肝移植中心、國際肝移植協會主席Busuttil教授在移植領域最權威雜志AJT上發表述評,“加入生物學特征的杭州標準,為移植受者的選擇帶來了全新視野,并優于其他標準,為移植領域做出巨大貢獻”。


中國醫生可以和西方的同道平起平坐了
 
       在MDT時代,如何加強與國際間的交流也顯得尤為重要。鄭樹森院長的做法就是成立了浙大一院-UCLA聯合肝病中心,定期開展中美遠程醫療會診。通常,醫院會在每個月的第四周進行一次遠洋的遠程醫療,對方提供一個復雜病例我們點評治療,我們提供一個復雜病例對方點評。“過去我們是西方國家的學生,今天我們是跟他平起平坐的同道了,這是面對面地通過遠程醫療做MDT,效果非常好。”

       除此之外,浙一醫院還通過向澳大利亞遠程直播示教活體肝移植手術,以及應邀為印度尼西亞、泰國的患者施行肝臟活體移植,進一步增強了與國際間的交流合作,獲得國際醫學界的認可與尊敬。

       經過20年MDT的工作,取得了非常明顯的成績,包括了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創新群體、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等。圍繞這個發表了文章,科研項目超過2億多。作為研究型醫院,怎樣做好臨床和專科,做好科研,是唯一的。

       總的來說,MDT已為患者提供了規范化基礎上的個體化治療,提高療效,改善預后。MDT增強了各個專科間的橫向交流,促進多學科合作,共同提高臨床診治水平。MDT對年輕醫生的參與和學習,開闊了視野,豐富了臨床經驗。MDT顯著提高醫療質量,提升醫院應對緊急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能力。
江苏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