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評審專家登錄|被提名人登錄

首頁  >  新聞中心  >   樹蘭動態

推動中國醫學學科的

發展和人才培育

聯系我們contact

0571-87231858

歡迎致電樹蘭基金

樹蘭動態

理事長鄭樹森院士巧手“換肝”,表兄弟“同肝”共此生

2015-09-14

表弟肝衰竭 表哥割肝相救

          浙大一院院長鄭樹森院士巧手“換肝”

          活體肝移植是挽救生命的有效途徑

        28歲,風華正茂,臨安的張先生卻遭遇了死神的挑戰,病毒在他的肝臟瘋狂復制,一步步吞噬著他的生命。30歲的表哥“仗義”割出自己55%左右的肝臟,并在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鄭樹森教授及其團隊的努力下,張先生轉危為安。

           這不是浙大一院做過的最難的活體肝移植手術,張先生表哥的行動卻深深地打動了鄭院長及其團隊。鄭院長說:“現在肝源短缺,活體肝移植是挽救生命的一條有效途徑,從第一例活體肝移植手術開展至今,我們已經做了近200例。以前,親屬之間捐肝的以夫妻之間、父母與子女之間比較多見,像他們這樣屬于表兄弟關系的很少見。當患者的表哥決定捐肝時,我們醫護人員都非常感動,感受到了滿滿的正能量,我們連夜給他做了移植手術。”

        “感謝鄭院長,感謝表哥,是你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日前已轉入普通病房的張先生說,從此,他們表兄弟就變成親兄弟了,真正開始同“肝”共苦。

          嫌麻煩擅自停藥 肝功能急劇下降

          張先生,患慢性乙型病毒性肝炎18年。半年前,他開始在杭城某醫院做抗病毒治療。和很多患者一樣,一開始他很“聽話”,按時吃藥,定期復查,病毒得到有效控制。

        8月初,張先生像往常一樣,起了個大早,開車從臨安趕到杭州復查。結果顯示,各項指標均已好轉,因此,他擅自做了一個決定——停藥。“每個月總是要這么趕來趕去好幾趟,真挺麻煩的,也很累。”

        停藥一星期后,開始感到乏力、胃口差。“那時,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動不動就覺得很累,爬個兩三層的樓梯,都覺得吃不消。胃口也越來越差,有時候明明感覺餓了,可吃幾口就又吃不下了。”張先生說,家人看情況不對,趕緊陪他去醫院檢查。結果顯示,原本已經降下去的黃疸、谷丙轉氨酶又高上去了。8月17日,張先生因病情需要轉診到浙大一院。根據他的病情,鄭樹森院長及其團隊建議做肝移植手術。

        “我們先后給他做了兩次李氏人工肝治療,但他病情的進展比我們預想快得多。”浙大一院肝膽胰外科章茫里醫師說,“在等待肝源期間,他的黃疸不斷地升高,最高時超過正常值的20多倍。隨著病情加重,他開始出現神志不清、意識模糊,陷入昏迷,進而出現肝衰竭。”此時,肝移植成了挽救張先生生命唯一的辦法。

        從小玩到大的表哥

        欣然答應割肝相救

        鄭樹森院長說:“我們明確張先生需要肝移植后,就一直在為他配型,尋找肝源,但現在肝源太缺了,別說和他匹配的肝源,就連和他血型一樣的都沒有。”

        面對張先生不斷惡化的病情,鄭院長建議他的家屬考慮一下活體肝移植。聽到這個建議后,他的家屬毫不猶豫地紛紛去做配型。此時,在臨安的表哥王先生還不知道張先生的病情。

        “我接到我小姨(張先生的母親)電話的時候,整個人一下子呆住了。我上次見他(張先生)時,他身體還好好的,我們一起吃飯、聊天,完全感覺不出他身體不好啊。”王先生說,放下電話后,他立即和妻子趕到浙大一院。

        終于,親屬間的配型成功了,但只有王先生的肝源與張先生的匹配。得知自己的肝能救表弟,王先生問了醫生兩個問題:“是不是把我的肝割一部分給我表弟,他就有救了?我少了一部分肝,以后還能生孩子嗎?”他結婚還不到一年,一直希望有個孩子,本來計劃今年生的,不知道手術會不會影響生育,所以先問問清楚。

        鄭院長告訴王先生,活體肝移植就是從健康捐肝人體切取部分肝臟,作為供肝移植給患者,這是解決世界性供肝短缺的重要手段,他表弟已經出現肝衰竭,只有肝移植才能救他。對王先生而言,割肝是不影響其日常生活的,包括生兒育女。人體肝臟的代償功能很強大,一般來說,半年左右,肝臟就可以長回到原來86%的大小。

        王先生聽了后,欣然答應。他說,他和表弟從小一起玩到大,就像親兄弟一樣,每次有好東西都會一起分享。雖然結婚后有了各自的生活,不像以前那樣經常來往,但他們還是時常相聚,感情很好的,現在表弟病情這么重,他當然要全力相助。

        表兄倆都是大高個

        肝移植需精密計算

        8月26日一早,浙大一院啟動緊急綠色通道,為張先生做各項術前準備:CT、核磁共振等各項檢查,相關科室專家大會診、討論……一切都緊張而有條不紊。

        與其他的活體肝移植相比,張先生的手術難度比較高。“他們表兄倆都是大高個,表弟身高1.81米,體重67.5公斤,表哥身高1.77米,體重60公斤,這樣的兩個成人分攤一個肝臟,一定要計算準確,不能割得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多,供體會誘發小肝綜合征,出現腹水、膽汁淤積等癥狀。一個原本健康的人,變成病人,那是不值得的;太少,受體會因供肝不足影響生存率,生活質量也會大打折扣。”鄭院長說,經過精密地計算,他們最后決定割掉表哥55%左右的肝臟。

        晚上9點30分,剛從手術臺上下來的鄭院長立即投入到了張先生的手術中。手術中,他們又遇到一個難題——張先生的膽道存在變異,這很容易誘發膽道并發癥。

        章茫里醫師說:“膽道并發癥向來被認為是肝移植領域的‘阿基里斯之踵’。與尸體肝移植相比,活體肝移植由于在器官保存方面減少了冷熱缺血時間的優勢,使某些膽道并發癥如彌漫性膽道狹窄或鑄型等發生率大大降低,但活體肝移植的膽道解剖更趨復雜,重建難度加大。”

        在鄭院長的指揮下,他們通過術前磁共振胰膽管水成像技術和術中膽道造影技術,對活體肝移植的膽道進行系統評估,然后重新連接兩根變異的膽道,變成一根,大大提高了膽道吻合的成功率。

        次日凌晨3點,手術順利完成。手術后第二天,張先生的意識逐漸清晰,情況慢慢好轉。轉入普通病房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擁抱表哥,感動地說“謝謝,謝謝兄弟。”眼下,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表哥早日康復,早點生小孩。

        乙肝的抗病毒治療

        不能擅自停藥減藥

        浙大一院是我國目前規模較大的器官移植中心之一,肝移植、胰腺移植、腎移植、心臟移植、肺移植等技術均處于國際領先或區域先進水平。自1993年開展浙江省第一例肝臟移植,已經累計成功施行肝臟移植1771例,良性終末期肝病患者,移植后1年生存率達91.4%;移植后5年生存率已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活體肝移植方面,截至年8月,共實施182例活體肝移植,其中最長生存已14年,開創了國內急診活體肝移植治療急性肝衰竭的先河。

        鄭樹森院長說,我國是個肝炎大國。如果乙肝五項檢查提示大三陽或小三陽,且HBVDNA定量檢查顯示病毒復制活躍,但1年內連續3次以上肝功能檢查均顯示血清轉氨(ALT和AST)在正常范圍,就屬于乙肝病毒攜帶者。目前,我國約有9300萬這樣的人,這些人若不注意,很容易進展為急性重癥肝炎、肝硬化、肝衰竭。他提醒,乙肝病毒攜帶者,一定要注意以下5點——

        1.醫學上認為,乙肝病毒攜帶者處于免疫耐受期,可暫時不需要抗病毒治療,但應每3-6個月進行肝功能、乙肝五項、HBVDNA定量、甲胎蛋白檢測和肝臟B超或CT檢查,若檢查結果符合抗病毒治療的條件,就要開始抗病毒治療。

        2.對年齡>40歲,特別是男性或有肝癌家族史者,即使肝功能檢查結果正常,也強烈建議做肝穿刺活檢行肝組織學檢查,以確定其是否需要抗病毒治療

        3.乙肝抗病毒藥物治療需要長期用藥,一定要到正規醫院找有經驗的專科醫生制定治療方案,并嚴格遵照醫囑按時按量堅持服藥和復查。一般在開始治療的前3個月每月復查一次肝功、乙肝五項、HBVDNA定量,第6個月復查上述指標和肝臟B超,了解抗病毒治療效果,以判斷長期療效或調整治療方案。此后,每3-6個月復查上述項目。

        4.其間若出現乏力、食欲不振、皮膚或鞏膜發黃等不適應立即就診,以及發現療效不佳原因及其他并發癥。

        5.萬不可擅自停藥、換藥,特別是不同種類的藥物先后應用,極易導致對多種藥物耐藥發生。自行停藥,往往會導致病毒反彈和病情加重。

江苏11选5走势图